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入云龙的博客

天行健、君子以自强不息,地势坤、君子以厚德载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诗让古人写尽了吗  

2015-01-17 00:18:14|  分类: 诗文评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诗让古人写尽了吗
2011-12-05 08:38:28 | 进入论坛 | 来源: | 作者: 【  】 浏览:449次 评论:0

  南宋有个诗人叫陈渊,旅行时发现放眼都是陶渊明歌咏过的情景,遂作诗感叹:“渊明已黄壤,诗语馀奇趣;我行田野间,举目辄相遇。谁云古人远?正是无来去!”千年后,一位朋友临清流而未能赋诗,也发出陈渊式的感叹:还没写,李白杜甫的诗就往外蹦,诗都让他们写尽了哇!

  有嫌古人把感受写尽的,也有嫌旧诗过时的。借余光中先生一句妙喻:当你的爱人已经改名为玛利亚,你还能赠她一首菩萨蛮吗?加起来合成一个问题:信息时代,还有古典诗歌的存身之地吗?

  就诗的本体来说,我认为:山无棱,天地合,诗魂乃绝。古典诗歌的精魂何托?正在一颗颗吟唱生命感受、观照天地运行的心灵。仰观日月星辰,俯察世道人心,感于目而孕于心,绣口一张,便成绝句、歌行。宇宙无尽,生命无穷,这种追问就没有尽头,诗的吟唱就永远是未完成时。至于古人写尽说,钱钟书曾有酷评:怕不是古人意境广,而是你心眼太偏狭。

  就诗的形式而言,回答可能会复杂一些。

  有人会问:表达生命的体悟,为什么非要用古典诗歌的形式?新酒,为什么非得旧瓶?这个问题有点似是而非。谁说让旧诗“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”了?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艺术形式,雕塑、绘画、歌舞、话剧、小说、电影,同样可以兴观群怨。只是,在使用新瓶、新新瓶的时候,我们非得砸掉旧瓶吗?宋哥窑、明青花,放在今天的聚光灯下,一样传递别样的意味。

  其实,这旧瓶的“设计”早已轻烟散入五侯家,滋养着别的艺术形式了。赋比兴的手法、意在言外的表达、物物自现的架构、长短铿锵的节奏……随处可以见到诗的影子。

  如何让旧瓶绽放出当下的神采呢?这又是一个“大哉问”。据说,现在网络上一年创作的诗歌总量,超过全唐诗的5倍。可是,漫说比肩李杜,找出近乎皮日休、陆龟蒙水准的,能有几何?在具体层面,古境和今味之辨、平水和今韵之争、平仄格律之存废,每各执一词,众说纷纭。

  在我看来,此瓶当像《西游记》中金角大王的羊脂玉净瓶,可伸能缩,才可容山纳海。回溯起来,这瓶本身也是个未完成时。诗经三四言,楚辞五七言,乐府、十九首至建安两晋五言渐熟,“永明体”渐启格律,韩愈散文入诗,刘禹锡撷来竹枝,黄遵宪填进火车电报……应守其魂、不泥其形。多歧路,何妨都走走再看呢。

  曾在台北故宫购买过一件文化衫,设计以宋徽宗云破天青瓷器为根本,杂以颇具现代感的线条勾勒,旁书英文:Old is new。

  当时代精神和心灵感受在古典的基座上涅槃时,将发出什么样的光芒?(李智勇)

  南宋有个诗人叫陈渊,旅行时发现放眼都是陶渊明歌咏过的情景,遂作诗感叹:“渊明已黄壤,诗语馀奇趣;我行田野间,举目辄相遇。谁云古人远?正是无来去!”千年后,一位朋友临清流而未能赋诗,也发出陈渊式的感叹:还没写,李白杜甫的诗就往外蹦,诗都让他们写尽了哇!

  有嫌古人把感受写尽的,也有嫌旧诗过时的。借余光中先生一句妙喻:当你的爱人已经改名为玛利亚,你还能赠她一首菩萨蛮吗?加起来合成一个问题:信息时代,还有古典诗歌的存身之地吗?

  就诗的本体来说,我认为:山无棱,天地合,诗魂乃绝。古典诗歌的精魂何托?正在一颗颗吟唱生命感受、观照天地运行的心灵。仰观日月星辰,俯察世道人心,感于目而孕于心,绣口一张,便成绝句、歌行。宇宙无尽,生命无穷,这种追问就没有尽头,诗的吟唱就永远是未完成时。至于古人写尽说,钱钟书曾有酷评:怕不是古人意境广,而是你心眼太偏狭。

  就诗的形式而言,回答可能会复杂一些。

  有人会问:表达生命的体悟,为什么非要用古典诗歌的形式?新酒,为什么非得旧瓶?这个问题有点似是而非。谁说让旧诗“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”了?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艺术形式,雕塑、绘画、歌舞、话剧、小说、电影,同样可以兴观群怨。只是,在使用新瓶、新新瓶的时候,我们非得砸掉旧瓶吗?宋哥窑、明青花,放在今天的聚光灯下,一样传递别样的意味。

  其实,这旧瓶的“设计”早已轻烟散入五侯家,滋养着别的艺术形式了。赋比兴的手法、意在言外的表达、物物自现的架构、长短铿锵的节奏……随处可以见到诗的影子。

  如何让旧瓶绽放出当下的神采呢?这又是一个“大哉问”。据说,现在网络上一年创作的诗歌总量,超过全唐诗的5倍。可是,漫说比肩李杜,找出近乎皮日休、陆龟蒙水准的,能有几何?在具体层面,古境和今味之辨、平水和今韵之争、平仄格律之存废,每各执一词,众说纷纭。

  在我看来,此瓶当像《西游记》中金角大王的羊脂玉净瓶,可伸能缩,才可容山纳海。回溯起来,这瓶本身也是个未完成时。诗经三四言,楚辞五七言,乐府、十九首至建安两晋五言渐熟,“永明体”渐启格律,韩愈散文入诗,刘禹锡撷来竹枝,黄遵宪填进火车电报……应守其魂、不泥其形。多歧路,何妨都走走再看呢。

  曾在台北故宫购买过一件文化衫,设计以宋徽宗云破天青瓷器为根本,杂以颇具现代感的线条勾勒,旁书英文:Old is new。

  当时代精神和心灵感受在古典的基座上涅槃时,将发出什么样的光芒?(李智勇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