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入云龙的博客

天行健、君子以自强不息,地势坤、君子以厚德载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行吟山水存真趣,坐咏言情见荡襟---转  

2015-05-05 15:27:02|  分类: 新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行吟山水存真趣,坐咏言情见荡襟

 

林馥娜

 

现今无论是在纸刊还是在网络上,现代诗皆占据着绝大部分的篇幅,因为现代诗的散文化,使入门门槛降低,使现代诗写作的人数空前地众多,古韵律诗似乎已处于边缘,但从诗歌对于受众的影响来说,距人们最近的还是古诗。因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张口而出所引用到的,往往是古诗词。比如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、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、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!”、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这些佳句,无不频频闻之于大众之口。

古诗词的另一种存在方式,则是在一些情怀高古的诗人、学者和以诗寄怀的逸人之间唱酬把玩,起陶情冶性、抒怀砭世之用,学者陆承平、韩冲教授便是如此。陆、韩两公在其专业成就卓著之余,以诗眼观世,行吟于山水寰宇,不但以镜头摄取自然与人文美景,更以诗词咏记,相互赠阅切磋,乃至有此无心插柳却成荫的诗、图集——《诗眼看世界》,这既是怡情之雅事,也是友谊之佳话。

虽说古诗在大众中仍占有重要的地位,但人们吟来诵去都是前人旧阙,后人似乎并无超越之作,因为古诗已存在几千年,精品杰作已在前头,故现在要写出新意实在有难度。而用古诗写城市犹为不易,因城市的事物作为新时代的产物,无浓缩的典故及精练的语词可用于代指,况又要以格律框之,可用之辞就更少了。近日喜见陆公承平的《香港聚会遇雨》倒是写出了新意趣。上联“烽烟散尽港商腾,碧海银楼又几层。”由古代征战之“烽烟”转入“港商”商战的另一种“沸腾”;“碧海银楼”在观感上既新颖又刻划得逼真。下联的“风雨无端频出入,随心左右抢红灯。”转折得灵动活泼,一个“抢红灯”写出了活脱脱的天然自在之趣,也让我们想到了只有风雨可不守靠左或靠右的行驶规则,出入自由,随心任性。此联既写出了风雨的自然属性,也寓意了人在不同规则下的不由自主。这里既没据典,也无引经,却意会神至地写出了动人之句。可见,古诗要写出新意并非不可能,唯在于是否以真情入真景,性情贯于诗,则自有别于他人之气韵。陆公另一诗《徐善兄如约驱车来游梅花山并携妻及孙》也颇见真趣,读之便能领会其轻灵雀跃乐也融融的心境。“心驰万树红英发,又恐纷纷落卉残。”(陆承平,《春寒观梅》)则反映了既盼花开,又怕花败的矛盾心情。表达顺畅如流且细腻款曲。

而《早春梅花山观梅》一诗工整凝练,意韵丰厚。首联从“枉谈春”转折而至“独出尘”简洁有力,发端巧妙,引人入诗。颔联以朱砂、绿萼拟红颜与翩翩公子意气相投,借景缘情;颈联却不执着于情,转而以“凡心爽”,“倦体伸”这种身心舒畅疏导出更为开阔的诗境,乍看似不解花语;而尾联再次以“迟不解”绕回“花发是良辰”上来,又似略解风情。全诗迂回节制,情致饱满,可见其多年潜心的功力。

陆公的诗潇洒真率、澄明悠游,颇见其人之逸情豪性,也正因为他葆有一颗鉴微知著、游于物外的诗心,故就算遭逢“往日向隅今面壁”的困境,仍能“且从夹缝暂吟诗”(陆承平,《答远问》)而从容地行吟于熙攘纷纭的现世。

另一著者韩公的诗则幽雅深遂、高古清傲。韩公对格律要求严格,从《作诗》一阙便可见其作诗之严谨,以及妙髓何在。他推崇含蓄丰厚、曲折跌宕,且不以典害意,这正是他的诗歌能产生张力的原因。他的《登陆加拿大诗选之(四)》以今昔两代出洋人的不同境况和目的,以时空交替和世事变幻的多重感慨将沧桑之感掂在了读者的心头。《登陆加拿大诗选之(六)》则以“五湖狂泻三千尺,十里犹闻万壑雷。”营造出雷霆万钧之势,使未见过尼亚加拉大瀑布之人也可从此诗中得以窥豹,尾联“不平世事君休叹,为有落差滚滚来。”结得出乎意表又延伸了诗意,这“宕开一笔”使写景之诗衍生出深沉的人生况味。

感叹流年匆促之诗,古往今来已有千万,韩公《老宅怀旧》以“柔桑已壮枝桠茂,细枣皮皴噪暮鸦。”之联一脱旧臼,新意立见。《再和陆郎赏梅诗》读之也让人有清雅脱俗之喜。《念奴娇·雨雪边关》上片写景,下片言情,然而景中岂无融情,情中也自有境,当人们看尽风霜,年纪渐长,才知营碌争夺之无谓,及“人无恙”之可贵,但感叹之余若能“唯存诗趣,闲来同尔酬唱。”岂不快哉!诗人也正因有此“诗趣”才更能看淡世上云烟,成全其心境之清静。

本来唱和之作因是应景之作,有时难免缺少有感而发的那种真趣,但陆、韩两公的唱酬却时有出采之作。陆公的《昌化鸡血石狂想》,韩公的《讽鸡血石印》题材同为鸡血石,两诗却无因袭相类,陆的“安得千金来一掷,放刀乱刻大图章。”狂放不羁;韩的“人为留名争艳色,刀刀入骨刻鸡红。”切砭尖锐。两诗相映成趣、各呈光芒。人生得一知己已是幸事,能有如斯“未点灵犀通事道”(陆承平,《韩冲兄相见福州》)、“才风无改情如火”(韩冲,《和赠陆承平教授》)而又细水长流的挚交,岂不幸甚。

而从两公因一人托石刻印,一人因未果而还石赠诗的雅事中,更让人闻之动容。较之于唐代张籍的“还君明珠泪双垂”,“还君完璧又新诗”(陆承平,《韩兄索印近廿年未刻原石奉还》)别有一番情意,此处将未刻之石称“完璧”,真乃神启,既有“完璧归赵”之珍重,又有自谦技艺屑小之妙。而“新歌旧物诚君意,别有愁思寄和诗。”(韩冲,《和陆承平》)的唱和更让人感受到两者之间情谊的诚挚与坦荡。

两公的诗鸿往来,友情似冰心玉壶,日月相映而长清,可谓:诗接天涯千里近,谊涵日月玉壶心。现以此联作为结联,与文题之首联合而成七绝一首,于此《贺陆、韩两公佳作付梓》,心知此拙文未能呈现两公大作精妙之一二,唯有不惴浅陋,聊表后辈敬重之意。

 

2012-5-14.广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